联系电话:0531-66660090

贝多广:发展普惠金融重要的是要建立一个”生态系统”

?

“2019陆家嘴论坛”于6月13日-14日在上海召开。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理事会联系主席兼院长贝多广出席“支持民营企业与中小微企业发展——普惠金融主战场”环节。

贝多广表示,我们发展普惠金融,重要的是要建立一个普惠金融的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比其他单纯的发放一笔小额信贷,给一个小微企业提供融资重要得多。就像我们其他的各行各业一样,我们都知道比如讲商业流通,我们都有批发,有零售,有分级的市场层次。

贝多广指出,我现在感到比较有问题的是,我们可能有一股脑让所有机构做同样一件事,这不是我们要看到的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应该是大银行有它的定位,中小银行有它的定位。大银行跟中小银行在这个系统里怎样进行配合,比如讲有的银行扮演批发的功能,有的银行扮演零售的功能,包括我们的银行可以去支持非银行金融机构。因为有很多普惠金融的业务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做的,我们的银行怎么去支持他们,这也是在国家应该支持的领域。

以下为发言原文:

谢谢主持人,首先非常感谢能有这个机会参加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一次参加是第一届,中间空了十年。您说到对普惠金融的挑战,我想先说一句话,我是五年前开始接触这个领域的,因为在这之前,我做了差不多二十年的投资银行,就是高端金融,我感觉普惠金融是在未来中国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投身这件事。

五年来,我看到中国普惠金融的发展是超出我五年前的预料的,非常有效。因为这几年跟国际上的人士交流也比较多,中国的普惠金融走在世界的前沿,特别是在数字普惠金融方面,这一点是可以确信的,刚才井总以他们蚂蚁金服为代表的一些数字普惠金融,现在全国世界各个国家都想要学习这方面的经验。

但是经过这五年,我们自己反过头再来看,觉得普惠金融仍然有很多值得探讨,特别是在未来发展的方向上,有很多领域是值得进一步探索的。先不说普惠金融这个概念现在已经普及人心,但是可以坦率地说,很多人没有很好的理解这个概念,因为我们当时翻译翻错了,我们把它翻译成普惠了,所以很多人理解是又普又惠,其实它是包容的概念,就是把金融服务没有服务到的人包容进来,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还要给他便宜、惠,这个词在中文里很容易引发歧义,也会对政策带来影响。

今天我想简单说的一个观点,就是我们发展普惠金融,重要的是要建立一个普惠金融的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比其他单纯的发放一笔小额信贷,给一个小微企业提供融资重要得多。就像我们其他的各行各业一样,我们都知道比如讲商业流通,我们都有批发,有零售,有分级的市场层次。我现在感到比较有问题的是,我们可能有一股脑让所有机构做同样一件事,这不是我们要看到的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应该是大银行有它的定位,中小银行有它的定位。大银行跟中小银行在这个系统里怎样进行配合,比如讲有的银行扮演批发的功能,有的银行扮演零售的功能,包括我们的银行可以去支持非银行金融机构。因为有很多普惠金融的业务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做的,我们的银行怎么去支持他们,这也是在国家应该支持的领域。

包括我们知道现在在法规制定上,我们正在制定非存款类的信贷机构的法规,非存款类的放贷机构主要的资金来源是靠资本金,这样它的业务就做得很小很慢,我们存款类的机构怎么样支持这些非存款类的机构,这是一个很好的生态的配合。

另外我们的资本市场,今天上午特别强调了资本市场,我想特别讲一点,今天开启的科创板本质上也是普惠金融,因为它支持大量的科创企业,也是民营企业,也是小微企业。这样的科创板就是资本市场介入到普惠金融里来,普惠金融当中很多信贷资产,实际上也可以通过资本市场来实现,就是说我们做的一些资产的证券化,通过这种模式,把资本市场跟我们传统的银行信贷联系在一起了,我想说的就是这个生态系统比简单的去放一个贷款要重要得多。

主持人:原则性问题怎么在真正运作过程当中焕发出光彩这是大家特别关心的话题。贝先生,接下来我们可以讨论一下中国这方面的情况。刚才提到的一些话题很重要,怎么把原则转换成最好的方式方法,同时用市场的方式进行解决,这是大家刚才讨论非常有意义的一个方向。请教您从风险治理、合作共赢这几个角度请您简单回应一下。

贝多广:我们国家颁布了普惠金融推进发展的五年规划,提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有一个原则是政府引导、市场主导,我们国家各行各业都有规划,能这么明确写的不多。普惠金融是一个金融,政府引导、市场主导具体怎么落实又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到省里面去,政府很明确的说普惠金融又普又惠,利率下降是一种。为什么有普惠金融?因为商业机构觉得成本高亏损,就政府自己成立担保公司,你亏钱了我给你贴,这里面有很多行为,在我来看越过了政府引导原则,带来的后果反而使市场当中一些低效率的项目获得了支持,高效率经得起市场检验的比如利率市场化,好的项目被接受了,一旦利率人为下降之后有很多有明显的项目也应运而起,我也看到了一些调研,当然会有时差,今天发的可能半年以后一年以后才出问题。这样的风险坦率来说是有待观察的,这里面最大的核心要把握怎么真正让市场主导。井总说的我特别同意,通过技术改良使金融服务机构自身成本下降,使放贷利率下降,这是有生命力的。

我们本质上看到的是通过市场供求的关系,比如国家在推动所有金融机构都去做普惠金融,供应量就增加了。按理说不用行政干预随着资金量供应下降,利率自然就下降,不需要行政指令,但是必须有一个过程,不是今天出来明天就下去了。另外真正到了农村,咱们国家最难的还是最后一公里,在落后的农村西部中部的地区,坦率来说供应还是不够的。真正大银行到县以下到乡到村还是巨大的挑战,我们期待数字普惠金融,科技加上传统的结合可能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主持人:刚才谈到了很多,接下来想请贝院长和我们聊聊,今天早上说到融资方面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问题。在我们对于中小企业支持过程当中明显出现,想请教您怎么转变这样的局面,之后想请李主任进一步给我们破解这方面的问题。

贝多广:上午我也在参加这个会议,几位领导都提到了支持小微企业不光是信贷还有资本市场。现在能想到的是两个动作,一个动作是小贷资产的证券化,这已经在做了,井总做了很多,其他企业也在做。怎么尽可能推动更多小贷资产进入资本市场,让合格投资者通过证券化产品支持到普惠金融,这是很重要的方面,市场政策上要给它更多的支持。

第二,上午提到中小板,创业板,特别是今天推出科创板,这样板块的资本市场主要支持中小企业,小微企业,这块恰好是中国未来的方向发展,资本市场把这块做起来的话,也是解决了普惠金融当中很大的课题,普惠金融原来大家都以为是信贷,实际上去看所有的小微企业,本质上很多企业不是缺信贷资金,是需要资本金,需要更长期跟他共担风险的资本投入,坦率来讲这是需要时间培育的。比较成熟的市场,无论是种子资金,天使基金,VC一直到PE,一轮轮直接投资的市场是非常成熟的,我们国家这块还在发展当中,另外整体社会制度的安排,金融的基础设施建设,还不是特别有利于投资基金的发展,将来这块如果能够认识提高的话,是非常好的一个方面。

还有一个补充,普惠金融不光是这两方面,还有刚才安盛董事长提到保险,比如我到农村去做调研,很多农民不是很需要贷款,但是你给我保险产品是我当务之急。他说我家里面主要的劳动力如果发生意外的话或者生大病这个家庭就落入所谓贫困了,包括他们的农产品如果一次来一个意外的气候变化,他们就破产了。普惠金融当中的保险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在中国普惠金融我为什么讲生态体系,它是现有金融当中方方面面,子领域都可以参与到普惠金融当中。

主持人:可以破题有必要破题吗?还是各自市场做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贝多广:普惠金融是全球性的问题,相比之下其他国家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在这个领域走得比我们时间更长。中国这10年发展特别是近5年的发展,在普惠金融尤其是数字普惠金融方面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我上个礼拜刚刚从非洲回来,到非洲开了一个中非数字普惠金融高峰论坛。让我非常惊讶的是,大家都知道在非洲,非洲人开会你说9点他9点半10点来,这个会居然提前到而且爆满,因为我们去了50多位专家,希望和中国合作的迫切性非常之大。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全世界还有17亿人口没有获得或者很大程度上没有获得金融服务,主要在亚非拉的国家。

在中国自己取得很大成绩前提下,中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大的空间,结合国家“一带一路”的倡议,可以把数字普惠金融作为我们的名片亮出去。我知道蚂蚁金服在亚洲很多国家去年还是前年我跟他们一起去到孟加拉,回来他们就谈成了。非洲我相信你们也会去,今年开了这个会议之后,我们研究机构主要搭个平台,让参与者在这个平台上可以碰出火花来。

主持人:可以破题有必要破题吗?还是各自市场做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贝多广:普惠金融是全球性的问题,相比之下其他国家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在这个领域走得比我们时间更长。中国这10年发展特别是近5年的发展,在普惠金融尤其是数字普惠金融方面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我上个礼拜刚刚从非洲回来,到非洲开了一个中非数字普惠金融高峰论坛。让我非常惊讶的是,这个会居然爆满,因为我们去了50多位专家,非洲希望和中国合作的迫切性非常之大。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全世界还有17亿人口没有获得或者很大程度上没有获得金融服务,主要在亚非拉的国家。

在取得了很大成绩前提下,中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大的空间,结合国家“一带一路”的倡议,可以把数字普惠金融作为我们的名片亮出去。

我们计划明年到东欧去开类似这样的会议,希望把中国有经验的企业,又愿意走出去参与国际合作的企业和东欧国家,中东欧国家进行交流碰出火花来,空间还是很大的。

来源:新浪财经

https://finance.sina.cn/bank/yhgd/2019-06-13/detail-ihvhiqay5446255.d.html

转载请注明来源:贝多广:发展普惠金融重要的是要建立一个”生态系统”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dpuhuijinrong.com/view/4879